白塔

-我们找到米那斯提力斯的时候,它已经荒无人烟,成为一座空城-

旧城白塔,故人遗梦。

【靖苏】江东路金陵小区日志(26)

【26】

春节过完很快就出九了。

不放假的日子总是过得挺快的,转眼间就到了四月,梅长苏忽然接到同事的求救,又回大学代课去——因为同事开刀住院,这一次估计会代很久,一两个月。而萧景琰那边则清闲了一点,有时候晚上下了班就带着他妈做的晚饭,拎到大学里面,和那个人一起吃。

穆霓凰每到四月,都要搞一个大动作。

“……啊?什么大动作,非法集会还是传销……”

梅长苏边吃饭边听这人讲,听的一愣一愣的。

“这个……三言两语很难解释清楚,你就简单理解为春游吧。”

梅长苏:“……?”

纠结一群战斗力低下的朋友露宿野外,一家带两个菜吃篝火晚餐,基本上就是这个情况。至于时间,一向是按照穆青他们学校的春游时间而定……反正挺幼稚的。

梅老师点点头。

“我明白了,按照这个逻辑,想必还会有一次秋游。”

“对……不过那个不是重点,”萧景琰饭吃的差不多了,就摸出一个桔子慢慢地剥,说今年穆霓凰还邀请了你。

人年前就听说老同学在谈恋爱,结果好几个月了,每次穆霓凰来萧景琰家里都和梅长苏错开,加上老听林静瑶夸小苏这里好小苏那里好,搞得穆警官八卦之魂熊熊燃烧,迫不及待想看看搞定萧景琰的人到底长啥样。

人千叮咛万嘱咐,今年你可以不到场,静姨的小甜饼可以不到场,你那位苏先生一定要来,不来的话咱们开车去接,么么哒。

萧景琰有点吃不消,说你现在怎么这么恶心吧啦的。

——

J市嘛,出去露营就那几个地方,什么将军山啦紫金山啦汤山啦老山珍珠泉啦……

穆青端水从客厅过去,看他姐在餐桌边上正襟危坐表情肃穆,面前四个纸团子,有点好奇,勾着头问:

“哎,姐,干嘛呐?”

他姐一脸严肃。

“抓阄。”

小孩儿趿拉个小熊维尼的拖鞋蹭过来,看看纸团子。

“嚯,现在你定地方都是靠抓阄啊?怎么这么随便,姐你已经变成这么随便的女人吗?!”

穆霓凰说穆青你上周小考语文满分160考了72数学满分200考了128英语满分……

穆青:“……我马上就回屋做作业!!”

——

这人纠结了半天,伸手摸了个中山陵植物园。

——

植物园还是不错的吧,对吧。就在家门口,走过来几分钟的事。现在正好在桥世界,等会儿可以过去走走桥,看看花花草草什么的,就在前湖那边露营,也不用走太远,晚上运气好应该能看见满天的星星……

其他几个人都往远处看,实在不忍心戳穿穆霓凰。结果沉默半晌,耿直无比的萧所长忍不住了,开口说,道理我们都懂,可是你为什么老是能挑中这种中小学生春游必经之地。

因为正好赶着学生也春游的日子,眼前乌压压一片都是人,各色校服争奇斗艳,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本来春天踏青这种令人愉快的事情,不就是散心吗,挤得和沙丁鱼罐头一样,往哪儿散。

就一个梅长苏脾气不错,笑着说挺好的呀,看到这么多小孩子,忽然想起以前学生时代春游的场景,感觉自己也年轻了十岁——

他话音还没落呢,那边“啊”的一声惨叫,有个小孩儿掉水里去了。

其他人:“……”

——

这次出来玩的人里,穆霓凰和聂铎两口子,萧景琰当了多年电灯泡,今天算是咸鱼翻身,带着梅长苏和飞流。萧景睿和言豫津都是单身大学狗,但家里既然没催的太紧,小年轻也不着急谈恋爱,打打游戏读读书,三四十岁要是找不到女朋友还可以搬到一块儿住……

言豫津过去逗飞流玩,萧景睿就和穆霓凰介绍他们是怎么在大学里认识梅长苏的——梅长苏在旁边,从背包里抽了一袋子奥利奥出来吃,看见萧景琰朝他这边走,就给人递过去。

“吃吗?”

这人居然也是小学生春游的习惯,带了一背包的糖啊零食啊什么的。一边逛一边从口袋里不断摸东西出来吃,简直和林殊一模一样。

——不过这个习惯很多人都有,萧景琰不过怔了片刻就释怀了。

因为桥世界已经被小学生完全占领,这帮人只能在外面走走,就言豫津有点不甘心,窜到飞流那边,问他想不想去玩。

飞流小孩子心性,可怜巴巴地拼命点头,直接就被言豫津拖走了。

年轻人有活力啊……萧景琰看着跟着追过去的萧景睿,忽然之间感叹。梅长苏也觉得,像他们这样的年纪,在太阳下面照照就犯困,除了坐在哪个地方说废话,简直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

穆霓凰说你们两个人怎么一点追求都没有,过来帮忙搭帐篷。

各家准备各家的帐篷,天气已经很暖和了,萧景琰就穿了白衬衫,外面搭个菱格灰背心。这时候把白衬衫袖子卷起来,梅长苏坐在边上吃东西,看了他好一会儿。

萧景琰把帐篷撑子接起来的时候,发现梅长苏盯着他,就朝人那儿眨眨眼睛。

“……怎么?”

“没事儿,觉得你……挺好看的。”梅老师也不害羞,就笑着回答他,倒把萧景琰闹得不太好意思。

——说什么呢。

——

他这时候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举起来看,发现是穆霓凰发过来的QQ消息。

明明就隔着这么点距离还发QQ过来,穆霓凰也是无聊。他打开看,对方写的是

【别看我,角落私聊。】

这人只要不带表情包,打字肯加句号,那就是挺认真的,萧景琰打了个问号给她,往边上挪了点。梅长苏叼着地瓜条,挺奇怪地往他那儿看了一眼——萧景琰就人挥了一下手机。

“有人找,我先解决那边的事。”

梅长苏点点头。

——

穆霓凰说,苏先生在边上吗?

——不在,你什么意思?

对面发了一个沉思中的尔康。

——这梅老师既视感也太强了。

萧景琰叹气。

——你以为我不觉得?见到他的第一眼我直接傻在那儿。

——你也觉得?那就有问题了。

对方的意思萧景琰懂,这两个人都是警察,对于“不正常”的事情,直觉总是很准。

但现在这个情况很难说啊……人都是他的男朋友了,再去纠结这些东西,如果查出来不是的话事情就比较大条。

——所以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今天就这半天,我看到了十几个和林殊哥哥一模一样的地方。

接着发过来的表情是一个苦恼的尔康。

——你知道吗,刚才我从他边上过,这人还从右手口袋掏了一把瓜子给我,但我看了他这么久,他还自己一点瓜子都没吃……无论如何也太巧了。

萧景琰也觉得这事不太对。把右手口袋留给穆霓凰装零食是林殊的习惯,从前每次春游坐大巴车都是穆霓凰和那个人并排,林殊坐左边穆霓凰右边,小姑娘臭美要穿小裙子,她的林殊哥哥就把右手边那个口袋留给衣服没口袋的穆霓凰放瓜子之类的零食,久而久之就成了习惯。

无论如何也太巧了。

——你想怎么办?

——人已经和你这种关系,如果不是的话,做的太过分就比较难看。我们也不说破,就……试他一下?

——怎么试?

他刚把这句话发出去就已经想到了,现在正在植物园,那么……

——你说那条路。

——用那条路试。

萧景琰表情复杂,抬头往聂铎他们那里看了一眼,正见到穆霓凰插着腰,对他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评论 ( 32 )
热度 ( 283 )
  1. 酱汁鱼柠檬鱼酸菜鱼番茄鱼白塔 转载了此文字

© 白塔 | Powered by LOFTER